良好管治需要權變,教育亦然

8/2/2020

《孟子.離婁章句上》第十七記載了淳于髡對孟子的一個問難:「嫂溺,則援之以手乎?」在古代男女授受不親的規條下,這確是一個問題。孟子很巧妙地化解了:「嫂溺不援,是豺狼也。男女授受不親,禮也。嫂溺援之以手,權也。」權在這裡不指權力,它的本義是指秤錘。秤錘用來衡量重量,所謂權衡輕重,所以權引申為權變,即是做事要有適當的變通。

中國古代也有因時、因地制宜的說法。這個原典出自《淮南子.氾論訓》:「器械者,因時變而制宜適也。」正因為「時」是變動的,因而應對的措施也要及時轉變,以適於現實狀況。

自武漢肺炎病毒傳入香港,人人自危,市面口罩斷市,一罩難求。理論上,對於這類抗疫的必須物資,政府責任旁貸要解市民所窘。但在2月4日一個公眾場合中,行政長官說對於購買口罩,「全球包括內地採購唔係好成功」。香港是一金融中心,商貿要衝,也是一個財政貯備豐厚的城市,由政府出面採購一些民生所需物資,理論上不應太難。但據網上流傳的一些表格,政府掃口罩的方法原來非常傳統:對世界各國的一些口罩廠送出投標邀請,叫他們填寫複雜的申請表,要報出2,500萬個口罩的價錢,然後採價低者得的方式。供應商還需答應承擔不能如期交貨的罰則,據說截標的日期還定為2月21日。

在這個緊張時勢,各國都很緊張口罩的庫存,也盡力去開拓貨源,搶口罩已到了不問價的時候。作為生產商,有貨唔憂賣,對繁複的投標程序,真的是「睬你都儍」。在應該特事特辦、速戰速決的環節,你還用政府物資採購的固有方式,很顯然結果就會「唔係好成功」了。

我真希望網上流傳的這些做法並不真確,但事實上政府在口罩的供應上,除了某些官員的「做緊」、「啲貨嚟緊」等lip service之外,對市民甚至醫護的提供都不足夠。早前九龍灣一間貿易公司出售12,000盒口罩,預計分兩日接受訂購,每人限買兩盒,即是每日的派籌數目有3,000個之多。但這樣多的數目,不足以令購買者安心,據說在早一日凌晨已有人預先露宿排隊,其中還不乏長者。而預算分開兩日的派籌,因人數太多,為免混亂,派籌改為6,000個即日派清,可見市面對口罩的饑渴程度。

口罩固然關乎市民防疫,其實對學校何時復課和公開試能否如常舉行都有關係。2月6日教育局宣佈原則上3月2日復課,而對中學文憑試也有兩種應付疫情變化的安排方案。但不論怎樣設想,歸根究柢還得決定於是否有足夠的口罩供應。如果到時,學校或試場未能提供足夠口罩,而學生或考生家中也沒賸餘,由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以至上課、參加公開考試等,是否又加深了播毒的危機?設若政府在口罩的採購上「好成功」,能急民所急,能確保學生或考生的需求,是否有助學校能及早復課,公開試能如期舉行?

教育局長強調會聽取醫學意見,跟進學校的準備及防疫物資供應情況,以師生安全為最重要考慮,不會草率復課。固然是了。但防疫物資供應情況是否理想,不能等運到,也應與相關部門協調爭取完備。「不會草率復課」是否就能解決問題?十多歲的青少年,長時間侷促於家居的細小空間中,缺乏應有的社交生活,也中斷了完善的學習機制,體能和心智無法適當鍛鍊,長時間這樣,也一樣會衍生問題。教育局長是否不應以「不會草率復課」作唯一選項,而應著實作出權變,例如把全日制學校生活壓縮為半日,讓學生能回家午饍,減少在校聚集機會;取消集體活動例如早會、週會,減少容易散播病毒的體育和音樂課及相關的課外活動;適當調整課室空間,加闊行距,多採分組上課等,使學生不會完全停止學校生活,但又能有效防止病毒散播。

當然最關鍵還是確保口罩供應不缺,以及防疫物資的充裕。但以官僚操作的進度,故步自封,學童能否由家居解放、應屆考生能按時完成公開考試,確保能被本地及海外大學甄別取錄,在確診個案不斷增加的今日來說,真的說不得準。